征地拆迁过程中农民抢建房屋的诱因

作者:admin  来源:建筑房地产律师网  时间:

在农民同房地产开发商以及村干部的相互博弈以及策略选择中可以看出,个体农民通过家族组织的功能实现了自身的利益保护,也让他们避免了在个体谈判中吃亏的可能性,而为了追求更多的经济补偿,农民开始搭建违章建筑。另外,规避村干部的管理抑或争取村干部默许的目的也在于便利其“种房”“长房”,这2个博弈情境的确与理性化农民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密不可分,而对农民行为选择影响最大的就是现代性。
       首先是经济性诱因。1,外部影响。当前各种信息传递的速度和广度都不断提升,其他地区在拆迁过程中农民获得大量补偿的信息经常在报纸、电视等现代性的媒体上出现,对当地农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这些异质空间内匿名同类的成功经验就为地的农民所借鉴,所以在他们面对拆迁的时候也向房地产开发商索要高价赔偿。2,消费动机。同样是受到现代性媒介传播的影响,农民自身的价值观以及各种理念同样发生着变化,过去的小农意识逐渐消褪,取而代之的是理性主义、消费主义的观念,他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温饱,同样有更高的消费需求。这样就使得他们不放过任何多要钱的机会,从开发商那里获得的经济利益越多越好。但是,在了解农民行为背后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动闲的同时也应看到其背后还有深层次的诱闲,即违章建筑具有“隐蔽的保险功能”。
        其次是农民寻求保护和安全感的需要。1,保护性诱因,,家族组织的保护功能。在农村社会中,家族组织对于个体农民具有重大的保护功能。是农民道义期许的载体。因为它能把家族的力量聚集起来增强与外界的谈判能力。在准备同房地产开发商进行补偿标准谈判之前,整个家族都会聚集在一起进行商量,并选出几个代表与开发商进行谈判,这些代表往往是家族里面有学历知识、有一定能力或者经历较为丰富的人,通过他们与房地产开发商的博弈最终确定补偿标准。而一旦标准确定下来,整个家族内的个体成员都能获得相同的补偿而不需要同房地产开发商进行单独的谈判,从而避免农民单一个体受制于知识、表达能力而容易吃亏的情况。这说明家族组织的行为起到利益保护的作用。所以,在拆迁过程中对于家族组织的依赖是农民的思维惯性,同时也是其寻求道义保护的重要形式。     
        2,熨平被剥夺感。在传统农村,农民间的交换行为基本具有商业性质,更多的是一种互助性的交换,这种交换能加强匠相间的感激与信任。但是随着外界商业利益的进入,村庄封闭性被打破,对农村传统的生活、交换范式造成冲击。,所以房地产开发商入驻。要求农民拆迁会使农民失去土地以及住宅,这就会给他们带来不安全的感觉,而受到认识能力的限制。农民也往往会认为是房地产开发商的原因,使他们有了一种被剥夺感。所以,在拆迁之前他们就通过“种房”“长房”来增加拆迁面积,而在同开发商商定补偿标准的时候尽可能地提高标准。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补偿失去的安全感,获得的经济利益越多,带给他们的补偿效应也就越大、越能持续。3,对村干部保护的期许。由于传统农村中,精英扮演着农民“保护人”的角色,但在目前农村封闭性被打破的情况下,共同体内的委托一保护关系不断被弱化,为“更加直接的、更加痛苦的现金交易的契约关系”口。所取代,这一点也是农民所最担心的。所以,在同村干部的博弈之中,农民通过熟人关系、送礼互惠等具有乡土气息的形式,希埋获得村干部对他们“种房”“长房”行为的默许,进而重新建立起一种保护关系,作为向农民提供“本体性安全”的载体,以增强他们的安全感。

网站首页|成功案例|律师介绍|联系我们|在线咨询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